首页 >> 最新文章

假劣农资坑农源头管控需加强红草果

蒙自农业网 2020-05-22 19:21:42

安徽省怀远县部分农民曾反映,他们打除草剂把稻苗“除掉”了。

记者赶赴怀远县河溜镇、万湖镇等地采访,看到不少农民正忙着在拔掉死苗的空田里补插秧。

当地农业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农民反映的山东金农华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千稻金”氰氟草酯产品,经检测因有效成分含量不符合标示量被判不合格。据初步调查,该不合格产品涉及受害田块约有1000亩。目前正抓紧采取补救措施,尽量降低生产损失。

山东省蒙阴县近期开展了农资专项整治活动。蒙阴县副县长武传存说,自整治活动开展以来,派出执法人员510余人次,在各村循环宣传农药相关知识,检查个体农资销售点等重点单位670余家,立案查处案件20多起,查出未备案农药340余箱;违禁农药190多箱,共1700余公斤。

问题肥料也不鲜见。河南省多地村民反映,他们使用假冒化肥后,辛苦种植的辣椒和茄子大幅减产。记者了解到,村民与销售人员签订的化肥购销合同上的签章是河南中原绿色肥业有限公司。5月16日,濮阳县工商局接到群众举报后,在该公司销售人员处查扣了31吨复合双胺和硅钙镁钾肥,经检测均属不合格产品。

一些不法经营者在种子上动“手脚”。湖北省农业行政综合执法总队副总队长邱大振表示,种子问题不少,主要是以此代彼的伪劣种子。今年湖北浠水县一经销商从荆州买了冒充是贵州的玉米种子。另一问题是种子质量不合格。去年在湖北蕲春县,农业部搞一个高产创建项目,买的是上市公司的种子,但发芽率严重不足,引起农民不满。

受访的多位村民说,国家出台了这么多惠农政策,目的是让农民收成好、收入高。然而,农民对假劣农资可谓防不胜防,“买错了”一粒种子、一袋肥料或一瓶农药,一年的庄稼就泡汤了。

不合格除草剂“除掉”稻苗、假种子使农作物发芽率不足、问题肥料致辣椒和茄子减产……记者走访安徽、山东、河南和湖北等地发现,一些不法经营者为追逐经济利益,在农资生产中减少或违规添加其他成分,而相关部门在源头和流通环节监管不到位,加之农民缺乏辨别能力,坑农害农事件频发。建议完善部门联动,形成监管合力,并强化源头管控,提高经费保障,增加农资抽检频次,尽快建立农业投诉举报及纠纷处理机制。

为逐利制假贩假

记者采访了解到,对生产、销售伪劣农药、化肥等违法行为,我国刑法、产品质量法等设置“高压线”,各地对农资制假贩假行为打击力度加大。然而,坑农害农现象仍然猖獗。其根源在于:一些不法经营者为追逐经济利益不惜以身试法。

河南省长期从事农资打假维权的民间人士李鑫说,以肥料为例,按照当前市场价格计算,钾和磷减少一个含量大概每吨可以减少40元成本。“这些把戏与改换肥料名称而言,都是‘小儿科’。”李鑫说,氯化铵的出厂价在每吨400元左右,起个假名字如“复合氮肥”后,就可以卖到2000元左右。“含量不足是偷偷地进行,而伪造肥料名称的非法行为是公开进行。”

中部地区一位县级农业部门负责人反映,假劣农资问题的根源在生产厂家,需要所在地相关部门加强源头监管。他所在的县有200万亩耕地,但全县负责农药、肥料、饲料、兽药等监管的农业执法人员仅数人,市场上的农资经销单位众多,农资品种更多,有限的执法力量难以监管所有产品。

一位省级农业执法部门负责人坦承,省里的执法总队一般抽样检查的花费是一个样品要五六百元,高的1200元。省一级有经费保障,但县乡一级没钱检测。“假农药必须有科学的检测,才能找到问题所在,也有办案的证据依据。这些年为什么假农资坑农屡打不绝,根本上还是政府投入和重视不够。”

农业执法部门的强制力有限,影响了一些案件查处。邱大振说,今年湖北随州一个合作社在网上订了4万元的农药,结果全是假的,最后连人都找不到。我们调查了,药是郑州生产的,销售在苏州,钱又是打到南京。农业执法部门强制力有限,追不到违法犯罪分子。

邱大振表示,随州合作社买假农药事件,因涉案金额不到5万元,公安部门拒绝介入,而进一步追查必须有公安的经侦部门来执行,如调取银行账户信息、身份信息、资金流往来等,农业执法部门没有这个权限……这种执法方式,让我们干瞪眼,让农民傻眼。

农民缺乏辨别能力。河南省夏邑县农民徐玉良说,近年,市面上的肥料品种越来越多,以复合肥来说,光乡镇农资门市出售的就有20多种,包装花里胡哨,无法辨别。“选来选去,最后只能随大流。”

强化源头管控

相关人士建议,应从完善部门联动等方面入手,遏制假劣农资屡打不绝的情况。

一是完善部门联动,形成监管合力。河南省信阳市工商局浉河分局副局长庸长兵建议,假劣农资监管涉及农业、工商、质监等部门,应各部门齐抓共管,形成合力。

二是强化源头管控,适当降低涉案金额立案查处门槛。山东省潍坊市农业局副局长袁增寿、邱大振等认为,应加大对无照经营、暗地经营、走街串巷和赶大集经营假劣农资和制售假劣农资黑窝点、黑工厂的打击力度,进一步净化农资经营市场,从源头上严把质量关;建议对一些涉及面广、社会影响大的坑农案件,介入调查,为农民尽可能追回损失,同时有力打击违法犯罪。

三是提高经费保障,增加农资抽检频次。基层人士认为,农业执法部门经费保障不足,其直接后果就是基层一些执法队伍没有钱就想办法弄钱,就出现了以收代罚、以罚代管的现象,一些不法商贩就用钱买“平安”。建议最大限度保障经费来源,以此加强执法力量,同时提高抽检经费拨付额度,加大农资抽检频次。

四是尽快建立农业投诉举报及纠纷处理机制。袁增寿建议,由政法机关牵头,有关部门参与,制定处置程序和技术鉴定办法,及时妥善处置农业生产事故,降低损失,促进公平,维护好农村社会的和谐稳定。

苏州肤康皮肤病医院怎么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

贵阳治疗牛皮癣要花费多少

友情链接